一位古稀老人25年的长跑情结 台军演练用日军歌 快递员离世捐器官

一位古稀老人25年的长跑情结 张升和他的奖牌   伴着浅浅的匀速呼吸、迈着稳健的步伐,直至留下的身影渐行渐远……   每日早晨,年近七旬的张升都会一身运动装出现在兰州市安宁区省农科院附近的滨河路上,开始长跑锻炼,而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坚持了近25年。   “长跑给予自己的是一种意志上的磨炼”   “大家一定要注意,跑的时候注意节奏,别太快也别太慢。”1月16日早晨,兰州气温零下10℃。在省农科院附近的马路上,高个子的张升戴着运动帽不时提醒着跑友,因为第二天跑友将出征2016年兰州马拉松公园的“光猪跑”活动。此刻,他除了是一位长跑爱好者外,还有一个“教练”的身份。   因为是冬天,跑友不多,而与自己结伴而跑的人,其中年纪最大的83岁,最小的仅有12岁。“通过长跑,大家都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之友!”   16日上午10时许,结束当日的训练,张升回到家中。不大的客厅内没有过多的装饰,倒是电视墙两边挂满的各种马拉松纪念牌、奖章却很醒目。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长跑,主要看你如何计划、如何实施?长跑是一项锻炼体魄的有氧运动,坚持下来给予自己的则是意志上的磨炼。”张升总结道。张升被长跑爱好者尊称为“张老师”,源于其长跑理论与实践兼具。   1990年,由于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身为农业科研人员的张升经一档电视节目介绍,着手跑步锻炼。当时张升体重180斤,每天早上吃一点东西就出去快走,然后开始慢跑。   然而,没跑几天,张升就感觉到腿脚酸疼,腰部也难受至极。刚穿上鞋准备出门训练却又纠结:自己能否“偷懒”不去?自己的惰性让张升再次对当初决定跑步犹豫起来。就在这种矛盾心里反复无常时,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电视台对马拉松运动员的采访:作为一名运动员有这种“偷懒”心理很正常。尤其对于刚开始训练的人来讲,更为常见。   “为了身体,也为了自己当初的选择,再次咬牙坚持。”很快,张升进入跑步角色,从刚开始的每天2公里慢慢增加到3公里、5公里、8公里、到10公里甚至更长路程。“每日跑步后,身体也越发舒畅,一整天很精神。跑步中伴随着均匀的呼吸,感觉路边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无关,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的声音。”张升为了健康,慢慢地爱上这项运动。每日10公里的长跑张升坚持了一年,而在训练中,他愈加坚信这是自己半辈子的事业。   张升在训练中还认识到,光有满腔热忱,参与长跑运动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开始注意到与有长跑经验的人一起锻炼。而当时兰石化公司、铁路局的长跑爱好者已经形成规模,训练的市民还自发参加职业赛事。   此时,正值壮年的张升也随着当时的长跑热,关注起了职业赛事,其中就包括马拉松比赛。   从兰州环城跑第一名到北京马拉松第397名的转变   张升接触到马拉松赛跑后就心存敬畏:“此前有选手说训练不到三五年时间,是不能参加正式赛事的。”   尽管以“马拉松式”的参与训练,但张升还是没有参加正式长跑赛事的勇气。直至1999年、2000年,张升参加了兰州10公里万人环城赛,并连续两年都拿到了第七名的好成绩,信心才有所增加。   接下来,2002年张升取得环城跑第二名的成绩。而在2003年、2004年张升参加兰州环城赛、登山赛时,竟然连续夺冠。此后的张升在长跑运动圈里成为了知名的人物:每有长跑活动时,就有市民围着他交流长跑经验。“当时感觉不错,长跑为我赢得了荣誉。”   其实,在张升心里早已有参加专业马拉松长跑的计划,张升当时更希望自己参加北京马拉松。   2002年8月,张升鼓足勇气到大连参加了半程马拉松赛,作为热身赛。“21.0975公里用时1小时32分,看到自己的成绩,才有胆量去报名参加北京马拉松。”张升笑着回忆说。   在2003年10月,张升前往北京,第一次参加全程马拉松。而当时张升已年近六旬。老伴和女儿放心不下,专门作为“陪护员”为其护跑。   “虽然是业余的马拉松选手,但我还是特别激动,毕竟是我的第一个全程赛。”出乎张升意料的是,自己全程用时3小时37分,在所在年龄段中排名397名。   尽管是业余选手,但对于荣誉还是渴望拥有。在训练中,张升认识了一个马拉松专业运动员。他告诉张升,其身体机能各方面都不错,鼓励其提高跑步速度。“当时我怀着雄心壮志,急需大家的认可!”   然而,在2007年3月30日张升参加厦门马拉松却遭遇了“滑铁卢”之败。当发令枪响起,人满为患的跑道上,张升抢先起跑。自信可以拿到好的成绩,张升前半程用时1小时34分,而到25公里时其就感觉体力不支,加之环境、气温的不适应,到32公里后时间已达4小时14分。“后面的路程我都是走走停停的,这次比赛在我的心理留下了阴影。”当时,厦门的气温是30℃,张升全身被晒得脱皮,老伴儿、女儿对其心疼不已。而就在那次比赛后,张升也知道了一个长跑中很重要的词语――“配速”。   厦门马拉松后,给予张升的心理创伤远比第一次长跑后全身疼痛还厉害。用他的话说:长跑不是玩的,没有计划地瞎跑,身心将不堪重负。此后,自己的长跑也进入了崇尚荣誉后的第二个阶段:不为荣誉而坚持跑下去。   连续多次参加马拉松赛后,张升在比赛时上下半场用时基本都一样。张升说“如果没有配速,就不叫马拉松。就像一个蓄电瓶要有一个分配使用的过程,并不能一次用光电。”   此后,张升也借鉴他人经验,开始逐项记录每个时段的成绩。一个红色的小笔记本详细地记录着张升每一次比赛的时间、地点、比赛的人数、名次等。从记录中可以看到跑步前后半程之间的时间差异。   同样在2010年,张升参加山东东营黄河口马拉松赛后,与一起长跑的几位大学生一起深入交流跑步经验。恰是那次,让张升感受了一次与“跑友”分享长跑经验的快乐,也为其之后做马拉松“教练”做了铺垫。   2011年兰州国际马拉松赛(下称“兰马”)激发了兰州人对马拉松赛的空前热情。张升借此机会奔走相告,让“马拉松迷”踊跃参加。   亲近自然,享受长跑乐趣   如果对于张升来说,马拉松运动是一种情结的话,那么“兰马”的连续成功举办也让张升对长跑有了另外一种升华。   “长跑是一项低消费高质量的健康活动。现在人们生病了要花钱,但我从开始长跑后,这20多年就没生过病。此外,还让我亲近自然,享受了长跑乐趣,结识了许多朋友。”张升坦言。   2011年“兰马”比赛现场,大家都会发现在长跑的队伍中有许多衣服整齐的“兰州跑吧”的选手参赛。而张升便是“兰州跑吧”的发起人,也是“兰州跑吧”推选的教练之一。“兰州跑吧”是兰州本土长跑爱好者组建的网络交流平台,由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市民自发聚集而成。   在2011年“兰马”前,张升带着“兰马”的材料去了丹东马拉松赛,与跑友一起在赛场向外地的比赛选手分发赛事资料,邀请外地选手来兰州参加比赛。此后,张升应“兰马”组委会邀请宣传比赛并建言献策,参与相关方案的制定。   2011年“兰马”后,张升公开宣布此后不再参加竞争赛。“长期跑下来,心态反而更加趋于平静,因为没有了任何压力,只有享受跑步乐趣,宣传健康生活。”   此外,他还将自己的精力用在了传播马拉松精神上。“兰州跑吧”里有一位12岁的小女孩,家长送到跑吧参与训练的目的是为了让她身体强壮。张升就从健身的角度为其制定了计划,让其适量参与。“我最担心有的学生、市民跑友有热情但不能把握身体的机能,一心想跑出成绩而忽视了身体上限,造成猝死等悲剧”。张升一直提倡参赛量力而为。其在2015年7月18日、19日,穿越彩色丘陵、戈壁峡谷、草原森林等,参加了张掖祁连山国际超百公里山地户外运动挑战赛。   受张升影响,曾为文化教育行业工作的刘江、马静芳夫妇也加入到了长跑的行列。“原来认为马拉松是不可能的事,现在倒成了我们夫妻的重要生活。每日训练的同时,我们收获了晚年的快乐。”自退休后,4年时间里老两口已经参加全国30多场正式马拉松比赛。   2015年9月3日,由张升等人发起策划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兰州跑吧联合约跑活动” 在兰州市如期举办。来自西固区、七里河区、城关区、安宁区的长跑爱好者300余人自愿参与,以跨区接力接旗长跑的形式,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现在每当闲暇时,张升会打开手机关注兰州跑吧qq群、微信群相关留言,与跑友互动交流心得。   从第一次马拉松赛开始,张升已说不清楚参加了多少比赛,各种各样的比赛纪念牌、奖牌让他多次心潮澎湃:因为在他心中还有每年10场正式马拉松赛在等待着自己!   文 图 兰州晨报记者 董子彪相关的主题文章: